百里焕夜

嬴政家的媳妇(对,就是这么不要脸的抢了)

【百粉点文(冰九)】玉观音(一发完)

哇啊啊啊啊,好开心(●°u°●)​ 」


沐春风:

*冰九百粉点文


*就一人点的,不过我作死写了


*柳橙和曦澄最多人点,曦澄相对多点


*感觉好久没写刀了


@百里焕夜 




洛冰河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那个玉观音,原本以为永远也找不到了,已经快要忘却了它的存在,突然有一天,却在沈九的遗物中发现了那个保存的完好,还用干净的红色玉线重新编好了的玉观音。


洛冰河有些不知所措,颤抖的拿起那玉观音,仔细的看了又看,仿佛是在确认什么。


那的确是洛冰河的玉观音,上面的痕迹还依稀可见,那是洛母买来后,发现自己被骗,气急摔在地上,给摔裂的。


洛冰河捧着那小小的玉观音,那观音闭着眼,仿佛是无奈的表情,我错了?


洛冰河不知道,洛冰河想去那边的世界问问那边那个沈清秋,可是却不知道该问什么。


难道问“为什么玉观音在沈九手上?”他又不是那个沈九怎么会知道。


或者问“沈九是什么样的人?”呵,你不是最清楚不过吗?他就是个人渣。


可为什么?


为什么沈九会变成人渣?就像是自己为什么会变成魔尊?


洛冰河有些茫然。


见洛冰河看着玉观音久久的不说话,宁婴婴小声喊道。


“阿洛。”


洛冰河看向宁婴婴,


宁婴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其实那遗物不光有那玉观音。


还有宁婴婴幼年时不知丢哪的发带,明帆小时候调皮的涂鸦,还有很多其他师兄弟的东西。


还有岳掌门在师尊生日时送的那一直没用过的扇坠。


沈九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,清楚的安排好了自己的人生,却是不管其他人在这其中会遭遇什么。


洛冰河原来根本不了解沈九。


洛冰河离开了魔界,要做什么?洛冰河不清楚,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

突然看见前面一个小孩笑眯眯的看着一个人。


洛冰河在让沈九陷入梦魇的时候,瞥到过沈九幼年时的样子。


“哥哥好厉害啊,夫子教的都会背了。”那沈九模样的小孩,对着一旁大一点的男孩道。


“灸之等哥哥这么大也会像哥哥一样的。”


两个小孩越走越近,随后看也不看洛冰河一眼,便向远处走去。


洛冰河对着沈九的背影虚划了一下,却是感觉没抓住什么。怔怔的看着越走越远的背影。


洛冰河看着沈九越来越小的背影哭了,嘴中喃喃道。


“师尊,我错了。”



百G:

@百里焕夜 点的冰九女装[你们怎么都点女装|ω・)]bushi)我是实在不会图案 设计和版型失搁
嗯,一开始就摸。。。。
冰九出道吧!!!(暴言)|ω・)(๑•́ωก̀๑)_(:з」∠)_v
[点图的小可爱可转载该lof]

陛下,还请相信在下!我必将还陛下一个清白!始皇之作为,英雄之奇崛,大国之雄风,原生文明之辉煌——又岂容闲言诖语来猎奇猎艳沦为俗庸!

写给陛下的《山河鉴》5sing审核已通过,欢迎大家前去观光~~~~XD
有生以来的第一首连词,也是填过的最认真的一首词,很荣幸能与油菜花的剑水联袂——腹内一无墨二无才的某渣兰,从中元节憋到差不多快国庆节……终于一点一点蹭出了前面的内容,自己读来却始终觉得不满意,仍觉少了点儿什么——直到酒剑风流的剑水地收尾一句“悬钩荒草月沉,再钓古今一征鸿。”刹那惊艳到我,瞬间觉得无比入心。
油菜的二剑一共录了两个版本,痴汉版和迷妹版,两版风格不同各有千秋,一样的有爱!!!>\\\
算来,自青史之中无可避免的初识;后拜读孙老的《大秦帝国》,再到后来,在橙光有了《刺秦》,又认识了同为秦粉的球球和她的《君王六百年》,还有很多很多同为秦粉的朋友……不知不觉间,已经爱了陛下与大秦整整十二个年头——也是在很久以前就想给祖龙陛下填首词了,连曲子也早就选好了这一首,却迟迟未敢动笔,
一则有鬼谷未央大神的《大秦·祖龙》、《君梦成骸》二首珠玉在前,某兰自知实在太水;二则……大约是觉得,如祖龙这样的人物,实在太难描摹吧,他的一生,辉煌、壮阔,如立众山之巅,堪与日月争辉,却又同大秦一般峥嵘璀璨而憾于短暂、身后……众叛亲离,世人多误,比日月更为孤寂。而他一统天下的魄力,他帝王之道的铁腕,他的“相随功臣定当不弃”……种种,皆大异于后世其他帝王,以某兰的半瓶醋,实在难于一词概之,如画人皮相易,画人骨相难——何况,若想将他的生平与功过归入词内,那么鬼谷大神写得已经足够传神,无需我再做过多赘述,于是思来想去,便想着换一种方法——把自己对他的心意,把我最想对他说的话,都平铺直叙地写进词里(花间:你最想说的难道不是‘立扶苏杀赵高?’23333~),如觅知音,望能顺着词中所写,能窥见史册中陛下模糊的背影——窥见某兰身为秦粉的一片赤诚心意吧。
以及,一直以来不知韵律为何物的某只表示感谢水月关于中华新韵的指点,抱住猛亲之TUT!
最后,也学剑水卖一发安利,球球的良心作《君王六百年》:
你将在这里主宰一个从绝境中野蛮崛起的秦国。
{url:http%3A//www.urlshare.cn/umirror_url_check?_wv=1&srctype=touch&apptype=android&loginuin=947321311&plateform=mobileqq&url=http%253A%252F%252Fwww.66rpg.com%252Fgame%252F593929&src_uin=947321311&src_scene=311&cli_scene=getDetail,text:网页链接}
以下切入正题:
痴汉版:{url:http%3A//www.urlshare.cn/umirror_url_check?_wv=1&srctype=touch&apptype=android&loginuin=947321311&plateform=mobileqq&url=http%253A%252F%252F5sing.kugou.com%252Ffc%252F16204023.html&src_uin=947321311&src_scene=311&cli_scene=getDetail,text:网页链接}
迷妹版:{url:http%3A//www.urlshare.cn/umirror_url_check?_wv=1&srctype=touch&apptype=android&loginuin=947321311&plateform=mobileqq&url=http%253A%252F%252F5sing.kugou.com%252Ffc%252F16204049.html%2523%2523%2523&src_uin=947321311&src_scene=311&cli_scene=getDetail###,text:网页链接}
《山河鉴·且致祖龙》
曲:陈珀《吴哥窑》
连词:嘉兰、slalom
唱:slalom
海报:slalom
(某兰)
岁暮天寒入临潼,
未逢,秦关新雪沥襟风。
揖杯酒壮孤勇,
拜君陵前诉情衷,
何须管身后议与笑者甚众。

燕南西风入帘栊,
别后,骊山草木几枯荣。
思怀浓、遣笔锋,
辗转难摹君形容,
且对长城万里泼墨绘巨龙。
循君峥嵘旧迹蹇蹷流连史册尘嚣中,
梦里高楼平明相逢观山河绮雄。
钟鼓吰,彻长空,撞破天光风云忽涌。
千载情同万里河山重。

君临九鼎叩苍穹,
旌扫,四海八荒归一统。
纵憾君一生孑茕,伟业自有千秋证,
沧桑奇崛岂容诖语猎俗庸?

此生不曾虎符龙节执缰跃马为君戎,
唯凭一身骨血护君名姓鉴丹衷。
肝胆剖,挚相赠,
何须君知我自衔勇,
誓拂尘灰雪铮然秦锋。

(剑水)
长怀信史莫问,云决剑走,莽苍任游踪。
悬钩荒草月沉,再钓古今一征鸿。
沧涯事,了尘中,
纵饮乾坤,纵道从容:
「聊沽寸眸,放与故简逢。」

【注释】:
㈠“燕南西风……几枯荣”:词写于某兰从骊山回燕南的同年中秋前夕,后面“别后草木几枯荣”,当然不是指某兰走后,而是指始皇别后,草木枯荣兴衰更迭,弹指已过悠悠数千年光景。
㈡“辗转难摹……绘巨龙”:“始皇帝,自是千古一帝也。始皇出世,李斯相之。天崩地坼,掀翻一个世界。是圣是魔,未可轻议。祖龙是千古英雄挣得一个天下。”——明·李贽《史纲评要·后秦记》,这是我一直以来所最认同的一段古人对于始皇帝的评价,或许也正是因为陛下这样的属性,每当想要试着下笔去画他的样子,都觉奇难。就想着,他那样的人啊,眉宇、眼神、通身气度中,都该有种东西,异常吸引人,又极难拿捏的,多一分或少一分,就都不像他了……兼之笔力不佳,故画像至今一幅未成,而具有象征意义的万里长城倒是画过不少。= =
㈢“循君峥嵘旧迹……河山重。”:某年某月某夜,兰曾有一梦,夜于帝都钟鼓楼下(没错,不是西安鼓楼,就是北京城中轴线上那一座始建于明朝的鼓楼,后来想想之所以梦见在那里,大约只是因为位置好足够高又离得近的缘故吧。=。=),无星无月亦无灯火,着玄端,束长铗,男子打扮,提裾摸黑登楼,一路磕磕绊绊,终及顶时,恰逢红日破云,万丈霞光陡然而出,天地之间一片绮色。一人冕旒衮服逆光屹立,背着身半侧过脸来,因之逆光,看不清五官面容,亦能识出正是祖龙,对我淡言:“吾友可算前来,寡人已是久等。”某一愣,遂款步至前,凭栏并肩,共看高楼大厦(然与旁边竖立的硕大英文告牌一般毫无违和感)山河绮雄,身后钟鼓吰摐,响彻长空,此间壮丽恢弘,难凭言语概之。醒后某亦震撼良久,遂记之。
㈣“纵憾君……猎俗庸”:“多少六朝兴废事,尽入渔樵闲话。”其实何尝不知兴亡恢弘终付谑笑闲谈中,然与基友实在对近来看到的种种嫖秦+黑古人+着重欺负始皇帝无皇后的神剧or游戏雷得外焦里嫩:如穿越女剧透治国:开口一句,你要在未来五十年内对我言听计从+我是来当你老婆or帮你统一六国的《XXXXX》;不断八卦+造谣祖龙他爹异人和赵姬吕不韦之间那点破事儿的xxx+万能女神+绿帽喜当爹,还要抢遍朝堂之上文武百官活计的《XXXXXXX》;以及功劳抢得连陵墓山头里的手办都不放过的《XXX》……不断刷新三观下限,忧愤不能自已。遂同二剑、三狗吐槽,狗子慰曰:“千年以来,曲解始皇者甚多,懂其骨相者寥寥,然真正了解那段历史的人,至少都不会认为他是个暴君。”,二剑亦回曰:“传奇应为奇崛之奇,而非猎奇之奇。”句句灼见暖且戳心,当场泪奔。始皇之作为,英雄之奇崛,大国之雄风,原生文明之辉煌——又岂容闲言诖语来猎奇猎艳沦为俗庸!
㈤“此生不曾虎符龙节……铮然秦锋。”:生未同时,无缘为君效力;生若同时,最大的可能还是君如日月,我如尘芥,无缘相识更无份于左右;或侥为贵胄,兴可与君相识,然更与君立场相左,同无数时人一样,局结于故国之思or历史洪流的艰难抉择之中……思来倒皆不如现在——至少,尚可尽我之能,去捍卫始皇与大秦的身后之名,即便呐喊怒吼皆如蝼蚁萤火其声甚微其光甚弱。然,星星之火亦可燎原,我在努力着,很多人也在努力着——誓拂尘灰,让更多人能透过史册刀笔的残章片语,去了解一个更接近于真实的始皇、一个更接近于真实的大秦。纵某不才,然,此志不陨,奋勉不息。
Ps:作者是我的一位好友{uin:384721050,nick:怼天怼地怼雷剧的太子丹,who:1},希望大家帮忙转发,谢谢了!!!!

一个来自于几月前的脑洞,但是一直懒得写

  就是,我很神奇的进了秦王宫,很神奇的生了扶苏,很神奇的被赶出去,很神奇的回去,成为他贴身宫女,又很神奇的在一起!
  你们以为这就是一个无耻恋爱脑吗?
  不不不!
  然后我很神奇的参与朝政,然后我就被处死了。我死了,脑子里面很神他么的想的,这才对,这就是我男人才有的风采,后宫参与朝政的全部被处死才对。😂😂😂

  我被里脊逼疯了系列! @最权威认证李建军老婆  @冰山烈焰  @何以笙箫默  @喜欢吃糖的大政政  @巽离  @政斯隔壁的小狼   @林间月.
要不要写,很纠结啊😣

个人认为,这是把嬴政画出来最像的图。@喜欢吃糖的大政政 你要的图。